教育最重要的使命是让人成为最好的自己

“在不远的未来,传统意义上的学校会消失,变成学习中心,没有统一教材,没有了固定年级和班级制,也没有上学、放学时间限制,学生没有寒暑假;上学没有固定的教室,学校的课程是社会供给,老师来自全社会;只要修够课程品类要求、学分修够,就可以毕业获得国家颁发的文凭;学校不再垄断课程学习和考试,变成了教育服务机构和数据中心;课程是政府教育部门招标、全社会竞争中标的;学英语可以选择新东方,学数学可以到学而思上课;教师变成了学生学习方法的指导者和学习过程的陪伴者,职业规划师或者人生导师。”

“凶悍”的投资风格成就了孙正义,也让他陷入了如今的困境。

换言之,愿景一旦出手即可能成就一只“独角兽”。

为了捕获这些头部企业,软银也乐于支付高昂的价格。“你不让我投,我就投资你的竞争对手”也成为孙正义对创业公司有名的威胁。

出道二十年,让蔡依林从乐坛新星历练成为勇敢自信、个性饱满的亚洲实力天后。

教育不仅要面对顶尖的学生更要关注和帮助普通的孩子

自首张个人专辑正式发行至今,蔡依林在日益渐进的音乐事业上不断挑战和突破自我,其作品也时刻在鼓励广大女性摆脱束缚,破茧成蝶,成就自我。多年来,她在唱片行业保持着自主权,而她的音乐作品也一直受到广泛好评,赢得了无数奖项和认可。 蔡依林不断重塑自己的音乐和形象,并通过一系列创纪录的专辑引领了流行舞蹈音乐在中国成为主流音乐的道路。

10亿美元,这是一只中小型基金的总规模。同样,Crunchbase显示,与软银合作较多的红杉资本在过去一年里参与规模最大的一笔投资,为其领投美国外卖初创公司Door Dash的G轮6亿美元。

然而Uber破发之初,孙正义或许尚未想到,更大的挑战在2019年的秋天等着他和愿景。

“比如,以后学生不是只在一所学校学习,而是在不同的学习中心学习。学校变了、班级变了,学生自己组成学习小组,进行互助式学习、伙伴式学习和探索。学习的课程和内容变了,未来的教师也变了,是‘能者为师’的时代。

田轩向每经记者分析称,软银“凶悍”的打法有很强的不确定性,放大收益的同时也放大风险,这样下重注投资科技公司的策略曾为其带来过成功,但也会对其产生反噬。

NARS品牌由出身时尚界的彩妆大师FRAN?OIS NARS先生创立于1994年,是面向现代、独立女性的彩妆品牌。该品牌拥护个性,并通过将高时尚,高风格和前瞻性的态度来激发自我表达和创造力。大胆,独特的色彩和奢华的质感确保每种产品都贴合品牌的理念有型,有胆,有意思。NARS品牌于2000年加入资生堂集团,线下独立门店以及百货公司专柜遍布全世界各地。

急于赋予创业公司资本,反造成泡沫?

“新教育实验”从一所学校发展到今天的五千多所学校,说明它是有生命力的。大家就是认同“新教育”的理念,自动聚拢过来的。因为“新教育”是民间的教育改革,没有强制的命令,而是大家认同了这个教育理念,认同了然后参与进来了。

朱永新:我说的学习中心,现在完全可以做。

短短三年千亿美元基金疯狂花掉850亿,为何难有正面回报?孙正义式危机如何解局?

朱永新:这是我们“新教育”最重要的理念。这是一种提醒,不管老师还是学生,衡量你教育好不好,首先看老师孩子在你的校园里、在你课堂里幸福不幸福。如果他们都没有幸福感,都学得很无聊,很厌恶,就肯定不是个好学校,也不是好老师。

究竟是什么造就了“凶悍”的孙正义?其过去的辉煌如何演变成了当前的困境?2020年还会是软银的时代吗?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田轩向《每日经济新闻》评价称,软银的投资风格可以形容为“凶悍”和“有些不讲理”,“其策略的关键就是能够发现那匹千里马,这实际上考验的是投资人的眼光和天赋,甚至运气。那么反过来也可以说,这种模式的成功并不稳定并且难以复制”。

提到这本书的写作缘起,朱永新说:“100年前,杜威就写过一本书《明日之学校》。但是100年后的今天,学校依然是杜威时代的那个样子。我们按时、按点上课,学同样的课程,学习方式还是班级授课制。如果这些都没有改变,就不可能到达我们理想的教育境界。

田轩指出,软银喜欢投资早期的high impact公司(十亿美元以上的市值+行业前十),并且一旦确定投资对象就会下重注。对于早期公司,软银通常会持有大比例股份;而对于成长期公司,则会投资大量资金。

国内一位长期关注科技赛道的投资人则评价称,愿景的策略是站在各区域寻找风口赛道的头部公司。随后,高估值、巨资入场,并快速让企业扩张成长,“孙正义想做每个赛道的王者”。

以上这些教育变革,是朱永新新书《未来学校:重新定义教育》中描述的场景。这本关于未来教育趋势的新书,是朱永新几十年从事教育研究的成果,也是他这些年考察了全球教育变革趋势后,对未来教育的预言和畅想。

未来不是我们要去的地方而是我们正在创造的地方

中国的留学生到美国去,要交学费,还自己去租房子。中国可以尝试都不要,只要承诺在中国工作五到十年,全部免费,给你把所有问题都解决。你采取这样的办法,去把最好的人才吸引过来。

9月,从软银处获得海量资金的共享办公“独角兽”WeWork IPO失败,估值从年初的480亿美金暴跌至80亿美元,公司陷入危机、全球大幅度裁员。而究其IPO失败原因,主要在于其糟糕的财务状况——WeWork经营现金流长期严重失血且未来难以改善,以及同为共享经济“独角兽”的Uber、Lyft上市后股价表现糟糕,也严重影响了二级市场对于WeWork的估值。

一方面,中国已经有许许多多优秀的学校。但同时,还是有不少人“用脚投票”,选择到国外去学习。另外还有几十万人在国内的国际学校和民办学校上学,据我所知这样的学校在北京就有上百所。

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陶启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称,WeWork的失败是一个象征科技投资泡沫和恶果的行业标志性事件,“软银掌门人孙正义的投资神话也宣告终结”。这一事件也让全球风险投资行业重新思考未来的投资战略,甚至影响科技公司的业务发展模式。

两大LP的不满与担忧在愿景二期的募资困境中得到印证。据福克斯商业报道,尽管PIF和Mubadala这两只主权基金已同软银高管进行了数月的讨论,但其尚未承诺向第二只基金提供资金,而他们的支持对于愿景二期至关重要。截至2019年12月初,这只发起于当年7月的基金在初始募资中仅拿到20亿美金,完成募集目标的1.85%。要知道,孙正义的目标是复制一期的募资神话。与此同时,与孙正义有着几十年交情的日本银行家们也开始认真审视这位客户,对其资金的支持也变得谨慎起来。

在软银的制度文化中,孙正义对所有投资拥有最终决策权,这与传统风险投资文化格格不入。在后者的文化中,投资决策通常由委员会做出。

其实,未来学校就是未来教育的一个探索路径。比如说未来孩子到底要学什么,整个课程体系的重造,这个变化还没实现。所以每一门课程,“新教育”都成立了一个研究所——生命教育,成立了一个新生命教育所;人文教育成立了一个新人文教育研究所;科学教育成立了一个新科学教育研究所。每个研究所,我都请中国最顶尖的专家,来帮我一起来研究,这个课程怎么变革。

“因此我在思考,未来学校形态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未来学生要学什么、未来教师从哪里来等等一系列问题,通过全面梳理当下的教育体系,我觉得,这些元素都要改革。就像重构我们的商业体系和金融体系一样,未来的学校教育体系必须要进行结构性改革。

独角兽接连失利,新基金募资举步维艰

显然,公开市场并不愿意为如此高昂的价格买单,而这曾经近千亿的估值正得益于孙正义和愿景的推波助澜。据Crunchbase数据,除WeWork外,Uber是愿景投入资金第二多的硅谷创业公司;该基金累计向Uber注入了超70亿美元。就在近日,Uber创始人、前CEO Travis Kalanick最终卖掉了自己持有的最后一部分股票,将彻底与这家自己亲手打造的公司告别。Travis Kalanick于2009年创立了Uber,2017年因公司一系列丑闻而被迫辞去CEO之职。

高昂的估值和大规模资金的注入,也让软银成为每笔投资中的主要,甚至唯一投资人。以愿景为例,Crunchbase数据显示,在其过去三年的94笔投资中,有81次出手均为领投,领投率高达86%。

IPO失败后,作为WeWork最大外部股东的软银不得不充当起“救火队长”角色,随即宣布将向陷入困境的公司提供约95亿美元的纾困资金,其中包括收购该公司价值高达30亿美元的股票(含公司联合创始人、前任首席执行官纽曼高达9.7亿美元的股份),以及65亿美元的债务和股权融资。

从愿景一期的资金结构来看,PIF和Mubadala是其最大外部出资人,共计向其提供了600亿美元;其余LP还包括苹果、夏普、高通、富士康;软银则出资280亿美元。

问:从“新教育”到“未来学校”,这中间经历了怎样的转变?

如果说,Uber只是软银之难的冰山一角,那WeWork危机则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这个史无前例投资帝国的危机或将接连浮出水面。

事实上,刚刚过去的这一年里,孙正义基本没有收到过好消息。从5月Uber上市破发、9月WeWork IPO失败估值缩水近80%、再到软银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14年来首现65亿美元亏损、基金大股东对掌舵人的投资策略表示不满……可以说,孙正义正经历着职业生涯以来的巨大危机。

《未来学校:重新定义教育》一书上市不到一个星期,第一版印刷的一万本一抢而光。开新书发布会的时候,出版社找不到样书,满北京城去小书店里搜罗了几本。

软银之难初显于Uber。

朱永新:未来学校的概念不是我提出来的,全世界的教育研究者都在关注。只是,可能像我这样全面系统对未来学校进行理论构建、提出全套方案的人还不多。其他学者更多是从技术的角度来谈未来学校的变革。

软银2019年11月公布的财报显示,该公司第二季度经营亏损约65亿美元,损失主要来自于此前Uber、WeWork等大规模投资计入减值,这也是其14年来首次出现季度运营亏损。华尔街投行杰富瑞分析师Goyal更是公开表示,投资者现在担心WeWork不是一个例外,或是一个普遍现象。

“愿景虽然是成长型基金,但从其整体进入轮次来看,其实以中后期居多,这似乎在用PE的方式做VC。有人说,这是孙正义想找到那些已经快烧完钱的项目,但事实可能并非如此。”前述关注科技赛道的投资人说道。

时光追溯回2017年初,肩负着孙正义无限雄心、规模空前的愿景横空出世,开启了软银押注科技行业的未来赢家之路。从成立至今,这只千亿基金(注:愿景一期与软银三角基金共计规模为1030亿美元)投出了超850亿美元,也在创投圈掀起了大风大浪。

研究了一辈子教育,对目前的义务教育和基层教育,朱永新直陈:“目前的义务教育对学生的要求太高,学生学习的心理负担重、记忆负担重、作业负担重,极少数学生成功,大部分学生都是失败者,没有成就感。应该把学习标准降下来,让人们学那些对他真正有用的课程,养成良好行为习惯,应该更注重生存需要,注重个人发展的基本要求。

幸福完整就是最好的教育,而我们现在把教育变成了战场——就这几个英雄,其他的人都是“狗熊”。好的教育,你要让每个人都成为英雄。每个人都不一样,教育最好的一件事情,就是让每个人能成为真正的自己。教育不仅仅要面对那些顶尖的学生,更要关注和帮助那些普普通通的孩子,让他们眼里有光,让他们也能够享受教育的过程。

好老师就是下了课学生还拼命想听你讲课,还没过瘾;好学校就是放了学,学生还不想回家。学习本来是世界上一件最快乐的事,“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但同时也是世界上最有挑战性的事情。

问:您为我们描述的这个“理想国”,什么时候能够实现?

喜马拉雅的空气、韩国流行乐队、特斯拉……2019年的最后一天,彭博意见专栏为软银集团(以下简称软银)董事长、CEO孙正义和他的愿景基金(以下简称愿景)开出了一份“2020购买清单”,调侃之余又嘲讽十足。也正是在同一天,孙正义多年的盟友日本优衣库母公司创始人柳井正正式辞去担任了18年的软银独立董事一职。

我为什么花这么大的力气,因为课程是教育的核心关键。课程的卓越性,决定了生命的卓越性。课程的丰富性,决定了生命的丰富性。

蔡依林就像NARS,她魅力四射、闪耀全场,每次的回归总是伴随着让人意想不到的惊喜。 中国区品牌总监于雅铃女士对于这次合作充满信心,我们期待她将事业上敢闯敢拼以及突破创新的态度带至NARS中,与其完美融合。

随后即有消息指出,愿景基金一期的两大LP——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和阿布扎比穆巴达拉(Mubadala)对于该基金管理者软银集团流露出了不满和担忧。这样的不满主要源于:一方面孙正义给予科创公司的投资价格过高;另一方面则是质疑愿景管理风格不适当。

第二,就是用大科学计划。欧洲的宇航计划,就是吸引了全世界几十个国家、几百个科学家参与。华为就是个典型例子,华为已经是全球人才为我所用。所以中国的人才政策,需要重新构造。

“教育最重要的使命是让人成为人,让人成为最好的自己,把每个人的个性、潜能充分挖掘出来。我们的教育,应该以人为中心,不应该以应试为中心。最早西方义务教育制度的出现,就是伴随着大工业的要求,所以强调的是效率、强调的是规模,要用最少的投入去实现教育规模的最大化,并不重视个性发展。这样的教育不是把人作为人在培养。”

我们为什么不能创造更符合现代教育精神、更符合未来学校理念的学习中心呢?为什么不能把好的资源进行整合、改造现在的学校呢?让它更有特色、让它更有品牌、更有竞争力,同时让教育更有弹性,没必要把学生绑得那么紧、绑得那么死。

现在,我们已经站在改革的大门口了。十年以前,你会想到买东西不到商店吗?买东西、坐车出门不用现金吗?五年以前,你会想到存取款不到银行吗?我们现在全做到了。而且全社会对教育变革普及性的需求,远远超出了对于商业和金融的期待。我们过去认为坚不可摧的很多东西,都是一旦开始变化了以后,就土崩瓦解。所以“新教育实验”、未来教育的梦想在中国的实现,也许也不是那么遥不可及的事情。中国靠什么去领航世界,只能是教育。

显然,如今的软银正遭遇着这样的反噬。

在美国第二大网约车Lyft抢先登陆纳斯达克后,估值超800亿美元的Uber计划发行1.8亿股股票,以45美元/股的发行价于2019年5月10日匆忙挂牌纽交所,这也成为自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以来美国规模最大的IPO。

问:您有具体的建议吗?

“所以,未来是课程为王,而不是文凭为王。教育机构不再由学校垄断,而变成了开放的全社会参与的教育,学习不再是应付考试,变成一辈子的事情,是从摇篮到坟墓的终身教育。这是我对未来教育的一个设想。”

田轩进一步向记者指出,软银的投资削弱了被投企业的财务纪律。“软银喜欢投资早期公司,这些公司在被投资时基本都没有盈利。当软银对这些公司投资大量资金时,反而助长了这些早期公司挥霍之风。”

据Crunchbase数据,截至2019年12月20日,愿景对外投资共计94次。其中,所投项目单轮融资金额在10亿美元的数量多达25起,占其成立以来总投资数量的27%。

很多人跟我说:朱老师,你的未来教育,这是个乌托邦,不可能实现。我不这样认为。“新教育实验”已经做了20年,有自己的报纸杂志、研究机构、基金会等,未来也准备办自己的学校,身体力行在做这个事情。

软银和其投资的公司也被一些华尔街人士称为过度资本化的体现,同样这也导致了整个投资系统过热,充斥着不良企业。

“软银的这种投资思路有时被视为是一种‘强权投资’。”陶启智说道,“也可能让创始人及其他早期投资人之间关系变得紧张。”

问:现在许多国家都开始到中国抢生源了,以前是硕士、博士,现在是本科,甚至是高中生了。

朱永新:我提出来,拿出高额的奖学金,吸引中国最好的学生到中国的大学来读书。要用培养研究生的方法,来吸引这些人,特别是我们的一些重要的学科,就直接让他进来,本硕博连读,让他从事科学研究,然后给足额的奖学金,把这些人留在中国发展。同时把这个政策对全世界开放,吸引全世界最好的老师和最好的高中生到中国来读书。杰出、优秀的学生,我给你陪读计划,你父母来了我也给你钱。这才是占领制高点。

值得一提的是,在孙正义决定投资WeWork之前,软银内部出现不少反对的声音,其中包括软银前高管Nikesh Arora和Alok Sama,以及孙正义多年的盟友日本优衣库母公司创始人柳井正。柳井正从2001年开始担任软银独立董事,也被视为极少数能与孙正义抗衡、提出不同看法甚至争论的人。他曾表示自己的职责就是“对孙正义忠言逆耳”,随着他的辞职,或许软银也将失去其最直言不讳的声音。

很多人听了我的设想,觉得实际操作中不可能实现。就像我一开始说的,未来不是我们要去的地方,未来就是我们正在创造的地方。我相信未来教育正悄悄地向我们走来,靠我们大家一起去创造它,把“理想国”变成现实。

能和NARS合作感到非常开心,彩妆是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蔡依林表示,一直以来,我在每件事上都坚持要做到真实,有创意和独一无二,这与NARS的理念非常契合。

令人失望却并不意外的是,Uber上市当日股价破发,大跌7.6%。随后的8个月里,Uber股价的整体走势均让人失望,除在6月底短暂升至高位46.38美元后便开始一路震荡走低,11月中旬跌至上市以来最低价25.99美元,最后以29.74美元收官2019,整体下跌33.91%。

我前两天写了一篇文章,提出现在我们的人才政策是可改进的,不要觉得人才政策就等同是留学生政策。美国有个人才青苗计划,引进人才是两个途径:一个是那些著名的科学家,它去挖人到美国,给他最好的条件;还有一个就是留学生计划,找全世界最好的学生到美国上学。中国每年有很多一流的学生到美国留学,出去的都是各个学校最牛的学生,包括北大清华。

WeWork将不是个案?过度资本化导致整个投资系统过热,充斥不良企业,助长其挥霍之风,2020年孙正义的“反噬”会结束吗?

朱永新:日本政府拿出大概130个亿,做了一个面向亚洲的人才计划,就是招收亚洲的中学生,到日本去读书。

问:“新教育”的口号很好——“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让每一个孩子成为他自己,不觉得太“乌托邦”了吗?

这个未来,究竟是5年、10年还是15年,目前不能确定。因为通往未来的教育趋势,不会像社会革命一样,一夜之间风云突变。相反,它如雨润物,无声生长。